您好,欢迎来到佳博论文网!请记住本站网址:www.jiabolunwen.net

全部论文分类

中国的网络政治学简论

本站还有各专业大量现成毕业论文,来不及公布题目和介绍信息,如有需要,请联系客服QQ查看选题。
〔摘要〕2000年,卡斯特出版了《网络社会的崛起》(中文版)一书,这预示着网络社会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世界里被重视起来,也同样被学界厘定为这是网络社会、虚拟社会的完成。然而,在中国网络社会的崛起,并非是2000年,而是1994年左右。只不过,到了2000年才开始逐步的形成一个具有“中国体验”独特之物。在中国,作为虚拟社会的网络社会,博弈却又无处不在。因为博弈而导致的政治对抗或利益冲突,进而就发生了网络政治研究。加上作为独特性的中国网络政治存在,那么,它到底关心的是什么议题,有什么特点,方法如何,意义何在。这即为本文试图去厘清和建构中国网络政治研究论纲的根本目的所在。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1/view-7346563.htm
  〔关键词〕网络政治学;网络民生;网络监管;网络社会;网络暴力 
  〔中图分类号〕D63-3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8048-(2016)03-0027-07 
  一、 什么是“网络政治” 
  20世纪90年代,网络政治学(Cyber politics)逐步地发展起来,且之所以产生这样的一个全新的学科,主要原因是网络信息技术的变化和发展。随着信息技术的飞跃式进步,政治、经济和文化也产生了一系列重大的变化,尤其是政治方面。①正如董文秀等人所说:“谁都无法想象,网络民主、网络参政、网络文化和网络政府等很多网络开头的概念,已经成为当下讨论社会政治的一些关键词,并且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形态。”〔1〕同时,我们也可以这样来理解,网络对政治制度、政治过程、政治权力、政府管理、国际关系等领域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建立网络政治学,可以更好地服务国家政治实践和治理。〔2〕 
  那么,什么是网络政治学呢?国内的学者一般都认为,网络政治学是以互联网为主要特征的政治学科,网络成为政治活动的主线,政治活动的输入、转换、输出都依靠网络进行,其内容和特征与传统的政治学有相似性,又有不同点。〔3〕而国外的研究当中,类如扎里・乔克里(Nazail Choucri)认为,理解网络政治学的关键在于网络是何种意义。②这意味着西方学者往往把网络政治和虚拟现实联系在一起,或者说把网络政治与信息联系在一起。〔4〕并且,在国内,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些作品,比如刘文富的《国外学者对网络政治的研究》《网络政治学解读》等论文,还有一些把中国作为一种“特殊性”加入到了网络政治当中反观“中国的网络政治”的兴起与发展,比如熊光清的《中国网络政治的兴起与政治文化的变迁》,陈潭、罗晓骏的《中国网络政治研究:进程与争鸣》,宋迎法的《中国网络政治研究综述》,等等。 
  至此,本文大致同意的一种看法是,吴海晶所认为的“网络政治学是以网络技术与政治的互相关系及作用机制为研究对象,以网络技术对政治的影响,政治实体对网络社会治理为主要研究内容的兴型学科。〔5〕这里,需要认清的是,吴海晶并没有把中国的特殊性深度地考虑到网络政治学本身当中。这恰好是本文的一个特别强调的地方,即很多学者对网络政治的界定没有“本土性”的考虑,而是照搬西方的一套。而所谓中国的网络政治本土性,如按照吴海晶的看法,即两个方面需要再考虑:一是,网络技术对政治的影响,在中国是如何发生的;二是,政治实体对网络社会治理,在中国又是如何进行的。 
  ①在经济方面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本文主要关注的是网络政治学,所以暂且不论网络经济学。 
  ②见米德米:《网络政治学:虚拟和真实》,原载《国外社会科学》,2001年第1期。 
  ③见新华网:《我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了6.68亿人》,转引自中国青年网,http://news.youth.cn/jsxw/201507/t20150723_6915109.htm 
  众所周知,1994年,中国开启第一个互联网节点。这就是学界常常把20世纪90年代定义为中国互联网起步的一个重要原因。2000年,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在中国出版,被学界厘定为网络社会在中国的完成。2006年的“两会”,“博客”成为了政府听取民声的一个重要方式。2009年2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线与网民进行交谈。2009年4月18日,工信部发布消息,最新的网民数量达到3.16个亿。〔6〕一直到2015年7月23日,中国网民数量达到了6.68亿人。③且“中国网民通过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接入互联网比例分别为68.4%和42.5%;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由2014年底的85.8%提升至88.9%;平板电脑上网比例为33.7%,较2014年底下降了1.1个百分点;网络电视使用率为16.0%。”①从这样的一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手机将越来越成为人们的一种上网终端。并且,加上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发展,对于网络信息的管理,将越来越难。问题恰好就出现在这里,中国的网络政治与自媒体的博弈,出现了一种纠缠的局面。一方面,网络谣言的兴起,特别是一些网络谣言最后都会成真。而政府对于网络谣言的管理和控制,往往借着“杀一儆百”、甚至是利用“谣言”,让一些人“罪加一等”,从而降低对政府权威性与合法性的质疑。另一方面,网民利用手机等工具,翻越了以前政府所设置的“信息栏杆”,导致新媒体现在做新闻都在重复自媒体的信息,而政府更是难以控制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是谣言,那么事实和真相就会跨过政府的网络监管而一五一十地呈现在网民面前。在很大程度上,不仅仅只有一些事实被呈现,还有一些知识性的传递,导致中国的网民不仅仅获得更加真实的信息,还被启蒙,诉求权力。这恰好是网络改变了政治结构(主要是平权),构成了一种独特的中国网络政治生态。 
  通过以上简短地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如果在中国的话语语境中去讨论网络政治学的话,并非如吴海晶等人所定义的那样。那么,中国的网络政治学又该如何定义呢?我们认为,其主要是指以网络技术与政治的互相关系、权力结构、交互形式与后果及作用机制为研究对象,以中国的网络技术管理方式对政治的影响和中国的政治实体对网络社会治理为主要研究内容的新兴学科。

转载请注明:佳博论文网 | 现成毕业论文